祭神

祭神

一种玛雅人的祭神仪式让人大跌眼镜却是现代人的医疗保健方法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2 20:42    关注度: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一种玛雅人的祭神典礼,让人大跌眼镜,倒是现代人的医疗保健方式

  一种玛雅人的祭神典礼,让人大跌眼镜,倒是现代人的医疗保健方式 文 青衫文斋

  玛雅人,是古代印第安人的一个族群,公元前约2500年就已糊口今墨西哥南部、危地马拉、伯利兹以及萨尔瓦多 和 洪都拉斯的部门地域。玛雅人在天文、数学方面都有极高成绩,他们所缔造的文明已经光耀灿烂,他们制造的很多奇观至今都没法用现代科学来注释。作为一个陈旧的民族,玛雅人也有本人崇敬的神和祭神典礼。此中一种祭神典礼让人大跌眼镜——当众实行“灌肠”的典礼。

  就现代医学而言,灌肠,就是用导管自肛门经直肠插入结肠灌注液体,以达到通便排气的医疗保健方式。它能刺激肠爬动,软化、断根粪便,并有降温、催产、稀释肠内毒物、削减接收的感化。一些明星为达到养颜的目标,也常在专业医师的指点下进行“灌肠”保健。然而,对于玛雅人来说,“灌肠”往往是一种祭祀神灵的宗教典礼。在玛雅时代晚期,人们在祭神时,常常利用一种特殊的灌肠器具进行灌肠。灌肠者由女性担任,灌肠剂是特制配方的致幻剂,灌肠剂被注入直肠后,获得很快地接收,致幻剂使被灌肠者发生与神灵沟通的幻觉。

  玛雅人灌肠剂的成分比力复杂,大要含有蘑菇、蟾蜍、睡莲、龙舌兰等,他们还操纵这些动物材料制造出发酵酒,可供饮用,也能够用来“灌肠”。考古学家们已经出土了一个玛雅人的深腹钵,钵身绘制了一幅色泽艳丽的画面。画中有三人,手中各持一个橄榄球状的容器,容器的一端有一个用来插入肛门的短管。每小我面前都放置着一个束颈罐,里面装着灌肠剂。整个画面中纷飞着气泡一样的圆点,用以衬托灌肠剂分发的浓郁气息和灌肠的强烈热闹氛围。

  另一件表示祭神的“灌肠”场景的,是一幅很是出色的玛雅画卷,整个画面表示的是更生的人形玉米神收服众魔的故事。玉米神脚前有一只巨大的插着龙舌兰叶子的束颈罐,装着能够饮用也能够用来灌肠的龙舌兰发酵酒设置装备摆设的药剂。众魔分两排席地而坐,头上和前襟都穿戴海贝或其他材质制造的特殊帽子和“围嘴”。“围嘴”的功能一说是接吐逆之物的,一说是接鼻血用的。后一种说法更合适这件器物的画面:众魔的身上,头上曾经是血迹斑斑了。只要用本身的血,才能表达对高高在上的神的崇拜。

  从学者们对这些出土文物的考据,大师发觉,祭神典礼勾当中灌肠的功能有多种:能够快速致幻;通过形成吐逆或分泌来干净身体;也能够刺激出血来进行祭祀勾当。此外,据最早登上美洲大陆的西班牙人记录,玛雅人还会用灌肠来医治腹泻、腹胀和打摆子。一幅玛雅人的浮雕上也表示了糊口中灌肠的排场:浮雕左方一个玛雅人在调制灌肠剂;右方一人拿着灌肠器具实施灌肠;两头一人侧躺在地接管灌肠,并表示出悠然自得的脸色。由此看来,这种让人大跌眼镜的事,对于玛雅人来说,其实就是糊口常态。

  除了三人一组彼此共同“灌肠”外,也有表示小我“灌肠”行为的陶器。上面这件陶器作品中,本人实施“灌肠”的玛雅人呈现出绘声绘色的欣喜沉醉的脸色。同时,玛雅人在日常宴饮中,也会用灌肠法快速进入兴奋形态。仆人预备好大量的插手致幻剂的发酵酒,一半用于牛饮,一半用于“灌肠”。待到酒酣时,仆人和宾客互相共同,或者独自步履进行“灌肠”,整个宴饮排场好不热闹。也有学者在搞清晰灌肠剂的成分后,认为玛雅人的灌肠行为,现实上相当于现代人所谓的“吸毒”,完全与医疗保健无关,灌肠剂也就是使人上瘾的初级“毒品”。

  这是一件陶杯上的绘画,有学者认为表示的是一次奇特的灌肠场景,玛雅王在新婚之夜的灌肠画面。榻上的王者手举一枚特殊的灌肠器,脚下是装着药剂的束颈罐。来自玛雅名城帝卡尔的王妃上身披一袭诱人黑网衫,姿势娴雅婀娜,两人正预备在新婚之夜先来一场“灌肠”的文娱,以助洞房花烛之兴。看来,让现代人大跌眼镜的当众“灌肠”的行为,在玛雅人的眼中,就像是吃饭、穿衣一样的天然行为,即即是新婚之夜也要做得“敷衍了事”。玛雅人给这个世界留下了很多奇观和疑惑之谜,也向现代人展示了他们糊口中奇特的“乐趣”。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http://mitukaruyo.com/js/18/
上一篇:祭神_百度图片搜索 下一篇:中国传统习俗)

报名参赛